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技术精英们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

《诗经》

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诗经》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给了我们足够的距离与想象,任“伊人”变幻成具体的人、具体的事、具体的情怀或者具体的执念,越是无比憧憬和向往,越是触摸不到,越让人有一种中毒般的喜欢。

 此刻,我的伊人便是最前沿的网络传输技术,对于笔者来说,很多时候要在心中揣摩它、抚摸它,却始终无法靠近它。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对它的追逐,亦如我对它的向往。

纯粹的技术本身也许是枯燥的,它们涉及诸多算法与底层技术,像是一条密密匝匝、环环相扣的迷宫,倘若局外人看了定然是头痛万分。

然而在中大编码却有一批执着于此的技术精英,他们是网络编码行业的佼佼者,在行业内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是推动网络编码发展的中坚力量,甚至是在国际上都有着影响深远,为了共同的目标,他们相聚在中大编码一起开创网络编码的新格局。

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有过留学经验,不仅拥有自己的网络编码方面的专利,更是深圳网络编码研究所的创始人或者骨干,比如程伯中教授,他毕业于英国利物浦大学获得电机工程与电子学学士学位(一等荣誉)和博士学位,现为香港中文大学信兴高等工程研究所所长;比如杨伟豪教授,毕业于美国康乃尔大学电机工程学博士学位,目前是香港中文大学卓敏信息工程学讲座教授兼网络编码研究所联席主任,是网络编码发明的前辈;比如刘绍强教授,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荣获S.B.、S.M.、E.E.和博士学位,现任香港中文大学卓敏信息工程学讲座教授、分部主任,目前也是香港中文大学网络编码研究所的联席主任。有的还很年轻,比如李柏晴,他目前是香港中文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的副教授,负责应用分布式系统实验室。

那些原本枯燥、乏味的技术在他们眼里便是瑰宝,弹指一挥间便可以创造出无穷的价值。

自左至右:中大编码创始人及CEO吴国声、创始人及副主席黄志荣、创始人杨伟豪教授、创始人李柏晴教授、创始人刘绍强教授、创始人程伯中教授

抛开技术的枯燥,虽然那是价值的源泉,技术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所创造的世界。人类对于巨大能量的想象的极限大概是核爆炸的场景,他所殃及的或许是一个国家,比如日本广岛的核爆炸。

然而,技术所引爆的能量虽然是无形的,但威力却远远强于人类任何可想象的极限,张小龙前几天发表了长达5小时的演讲,微信作为历史上第一个破10亿DAU的APP,是任何其他形态的能量所无法聚集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完全依靠的是纯粹的技术和掌握技术的人,是他们的结合改变了人们的沟通方式。

网络编码对于更注重隐私的时代而言,其发展空间必将与微信比肩,甚至其影响范围会更广,从现在来看,尽管处于发展初期,仍可以预见到通过分布式网络编码的方式,世界各个角落的信息都可以借此变得安全,信息越是爆炸性增长,隐私保护将变得更重要。伴随着团队的成长,通过网络编码技术将会衍生出越来越多的相关产品,去改变我们的世界。

技术有着严肃和热情的双面特性,对于那些谙熟技术的教授们,网络世界里的各种编码可以说钉是钉铆是铆异常严肃,来不得半点马虎,这也或多或少地决定了能够做顶尖技术的人相对就会很少,能够组成这样一个精英团队,也的确是中大编码的一大幸事。

而严肃的技术在人的努力下,便会有着像火一样的热情和温度,凡是执着于技术的人都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这个世界,正因为有了像他们一样的人,生活才会越来越便捷,越来越安全,越来越智能。

有些喜欢是一份执念,像是清晨里的一袭阳光,虽不耀眼却很温暖;

有些感动是一份回响,像是山谷里的一阵铃声,虽不嘹亮却很悠长。

对于技术,我心如此,希望网络编码技术可以遍及世界的各个角落。